郭小三

编辑:提议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6 16:26:20
编辑 锁定
郭小三,平面设计师,摄影师,小说爱好者,深圳作家协会会员。
天涯社区2011年度十大写手,作品《一半是人,一半是兽》获天涯2013年度十大作品。
出版有长篇小说《堕欲颓城》2009年;
《关系伞》2010年;
《绝对实力》2013年。
中文名
郭小三
职    业
平面设计师,摄影师,小说爱好者,深圳作家协会会员
代表作品
《堕欲颓城》2009年《关系伞》2010年;《绝对实力》2013年
性    别

郭小三人物介绍

编辑
2013最新小说《一半是人,一半是兽》网络点击过千万,是2013年最火爆最感人的都市情感小说。
文字风格简洁沉郁真实黑暗,朴实中不乏幽默,平凡中处处震撼;故事情节夸张出奇又真实残忍发指。小说常以深刻批判当下社会现实为主题,血淋淋的揭露人性的黑暗一面,具有较强的可读性与艺术性,是现实主义小说的代表者。
短篇小说代表:《乳房》《纯属偶然》《脱光了并不美》《天堂围》《下面羊死了》《罪与罚》《鸡为什么没有鸭贵》《另一种计划生育报告》《吃面》《变态爱情》《浅论性行为与中国古典诗词关系》《杀手熊猫》等等。
长篇小说:《混在深圳和欲望一起堕落》《黑白面具》《恍若忏悔》《一半是人,一半是兽》
出版作品:《堕欲颓城》《关系伞》《绝对实力》
摄影作品:《成都印象系列》《城与人系列》《一路向北系列》;摄影故事《激情过后的日子》《爱情与等待》
平面海报设计作品:
话剧《茶花女》《超级笨蛋》《恋爱的犀牛》《暗恋桃花源》《蜗居》《大红灯笼高高挂》《风华绝代》等;歌舞晚会《花开中华大家园》《长征组歌》《心中的歌》《多彩的家园》《刘三姐》《42街》等;演唱会《蒋大为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永恒之爱盛中国》《蔡崇力钢琴独奏音乐会》《陈雄华二胡音乐会》《黑鸭子/老泥车演唱会》等。

郭小三小说

编辑
浅论性行为与中国古典诗词的关系
文◎郭小三
王元有个不良嗜好,在林倩看来完全就是变态。
起初王元是不知道自己有这个不良行为的,或者说这个不良的嗜好在王元身体里隐藏的很深,仿佛一名优秀的特工间谍,深深的潜伏在王元体内。他能发现这个间谍,还是林倩的功劳。
林倩是王元的女朋友,两个人大四开始谈恋爱,他们的恋情有违常理,本来大四是分手的季节,他们却相恋了,而更让人惊奇的是,大学毕业他们竟然没有分手,而是一起南下深圳闯荡天下,多少让那些靠着有钱有权爹妈找到好工作的同学们自惭形秽。在去深圳之前,林倩和王元的感情是相当纯洁的,这种纯洁不是指思想方面,谁也不敢保证两人在脑海里没有点男欢女爱的想法,至少王元不敢拍着胸脯发誓;他们的纯洁仅仅停留在生理方面,多年前的大学校园不比如今这么开放,林倩和王元最大胆出格的行为,也就是抱在一起温存了几分钟。
王元和林倩到深圳之后为了节约开支理所当然的住到了一起,当然两人相处了一年,又能共同出来闯荡事业,浪漫的革命理想热情让彼此对这段感情有了更加坚贞的认识,所以住到一起也无甚不妥。这个时候王元的变态行为还没有暴露,他只是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自卑——两人第一次同床共枕激情缠绵的夜晚,王元却发现自己不行了,无论他怎么样努力都是无能为力,小弟弟就是垂头丧气一蹶不振,他甚至拼命的去回想曾经看过的黄色小说和录相,结果仍然无济与事。此时林倩表现出了女人独有的温柔同情与宽容理解,她说:“别想那么多,人们常说男人的第一次都是这样的。”王元的心理获得安慰,他也想起大学同窗们经常说,男人的第一次是不怎么行的。

郭小三生活往往事与愿违

编辑
王元满怀信心的第二次重振雄风,以失败告终,他不仅没有找回丢失的自信,反而愈发加强了他的挫败感。林倩一如既往的安慰道:“不要着急,我这辈子都是你的人,来日方长呢,再一再二不再三嘛。”王元对林倩的宽容和理解发出深刻的内疚,他发誓一定要在第三次挽回败局。为了迎接第三次,王元偷偷做了些许准备,在人才市场忙完工作的事后,他找到一家书店,偷偷摸摸的翻看了一些关于性能力方面的书,其中有一条他相当认同:初次性交的男性,可能由于心理过度紧张给自己造成一种潜在的压迫感,从而不举。王元思虑自己也许真的过于紧张了,很多事越是在意越办不好,他甚至想到了墨菲定理,事情如果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也许每个男人在和女人上床前心底都会隐约担心自己不行,但王元从来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像上大学时有一次王元担心自己英语考不及格,结果真的没有考过,这种事情只能以倒霉来自园其说了。
王元从书店出来回去的路上经过一家药店,门口摆了某个品牌的壮阳药广告,他驻足犹豫,要不要买颗药丸试试?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决定,一是手头拮据,二是面子上过不去,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竟然要靠药物达到目的,真是让人汗颜!
结果经过精心准备的第三次,依然失败的一塌胡涂,王元对自己的身体彻底绝望了,不再抱任何幻想了,他甚至对林倩说:“倩,我对不起你,你还是找个好男人吧!”林倩一如既往的宽容,她嗔怒:“王元,你说什么呢?难道我和你在一起就是为了上床吗?你把我想像成什么人了?”王元感动的无言以对,紧紧的抱着林倩在心底发誓:他妈的不表现出男人的雄风,自己就是个大乌龟王八蛋!
林倩和王元的生活渐渐趋于平稳,两人都找到了工作并且工作挺好,工资待遇尚可,发展前景也良好。王元的心里却从未平静,他在努力尝试着各种方法来展现自己男人的雄风,他大量的阅读有关性生活方面的书籍,电线杆上那些治疗阳痿早泄性无能的小广告也不放过,这也实属无奈,王元不好意思去大医院光明正大的询问医生自己为什么不举,只好偷偷的去这些小门诊里寻找答案和希望。有一个老中医的确让王元看到过曙光,那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门诊开在一处乱七八糟的城中村内,王元找了三个多小时才找到,他向老中医诉说了自己的病况,老中医不屑一顾:“小伙子,这算什么?我以前看过一个病人,他的家伙只有三厘米长,我硬是让它长到十三厘米。”王元对此惊叹不已当然也充满怀疑,姜是老的辣,老中医看出王元的疑惑,继续道:“我知道你不相信,小伙子我一把年纪也没必要骗你,我现在六十多了,照样和老伴干那事,不信我给你示范下?”王元赶忙摇手说:“大爷,我信了,我信了。”他实在不敢想像一对六十多岁的老人在他面前干那事儿是什么样的情景,他说:“大爷,您看我这病……”老中医说我给你开几副药,保证药到病除。说完起身包了几小包药递给王元,说:“三百!”
王元说:“这……这……么贵?”
老中医把药拿回,说:“你不想要,我也不强迫你。”
王元掏出三百块,拿了药悻悻而去
结果可想而知,王元的小弟弟依然没有抬起头,那天晚上王元对自己的失败没有自卑,而是一腔怒火,自己他妈的竟然被那死老中医骗了,他真想去找老头理论一番,冷静下来他想想还是算了,这也不能怪人家老头,自己是病急乱投医,再去找人家岂不是自取其辱?

郭小三背诗高潮

编辑
大约是王元和林倩同居一年后的某个晚上,王元跃跃欲试,林倩对此已经开始表现出了些许无奈和厌烦,但她对王元的感情,却让她表现出顺从。林倩尽力的妩媚,尽力的性感,尽力的发骚,王元在旁边是瞎忙活了半天,依然无济与事。林倩一声叹息,口中念道:“哎……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王元,性生活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
王元来不及回答林倩,突然发现自己有反应了,立即翻身上马,林倩同时也感到了某种前所未有的硬度,她还没来的及表达自己的惊喜,王元早已长驱直入。王元一边运动身体,一边柔情的说:“倩,再给我念首诗。”
林倩享受着快感,嘴里咿咿啊啊含糊迷离:“荆吴相接水为乡,君去春江正淼茫。 日暮孤帆泊何处,天涯一望断人肠。”
王元听着林倩的诗歌勇猛前进,终于找回了失落已久的自信,他太高兴,太激动了,完事后还抱着林倩亲个不停,他说:“倩,谢谢你,是你让我找回了男人的自尊。”
林倩一脸幸福,说:“只要你开心,我就满足了。”
王元终于发现了找回自信的秘方,那就是必须听着林倩背诗他才有感觉,可问题也随之而来。如果是一次两次也还说的过去,可次次都让林倩背着古诗,这让林倩有点难以接受。起初林倩还给予配合,动情的背诗,渐渐林倩不干了,若是没有过性生活的女人,她可能对性没有要求,可一旦品尝过之后,她的要求就高了,她也有自己的享受,可一背诗就会分神,就无法全心全意去享受那种快感。有次林倩快到高潮的时候,王元突然说:“亲爱的背诗,我要诗,快背……”
林倩迫不得已,开口道:“啊……白日……啊……依山……啊啊……尽……黄河入……啊咿啊……海流……”
王元在那一刻达到颠峰,林倩却不乐意了,她第一次表达出自己的不满意,扭过身去,把冷冰冰的背露给王元。从此王元也陷入了无尽的郁闷之中,他并不是一个自私的人,不会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他相恋两年多的女朋友。
王元开始尝试其它办法,试着转移注意力,或者自己在心底悄悄背诗,甚至鼓起勇气去药店买了一颗小药丸,但这些努力全部化为徙劳。他只有在林倩的诗歌之中才能得到快感,她的诗歌仿佛就是一条破解他痛苦不举的密码,众所周知,密码这东西是从来不会骗人的,也从来不讲人情,是一就是一,不会因为你和它感情好,说几句好话它就会变成二,在义正言辞公平公正的密码面前,人际关系学显得如此苍白无力。王元束手无策的时候他也反思,难道一个人没有性生活就不行吗?为了让林倩摆脱痛苦,王元试着控制自己的欲望,不看爱情小说,不看接吻拥抱的电视剧,在街上看到情侣拉手自己就昂头无视……他把一切能引起欲望的东西都拒之眼外,但欲望这东西还是没有来由的骚扰他,有时候是突如奇来的,比如半夜他去洗手间小解,回来看到林倩露在外面的大腿修长白皙,心理莫明其妙就有了感觉。是个成年男人都会明白,有了想法而不去行动,那种憋屈的感觉有多难受,宛若身体里长了无数虫子拼命的厮咬。王元忍受不住的时候,就会一边抚摸林倩的肌肤一边把她轻轻唤醒。林倩慵懒的睁开眼睛,无不埋怨的说:“这么晚了,又要我背诗啊。”

郭小三分手

编辑
林倩心里已经把做爱和痛苦划上了等号,她一想到性爱就想到古诗,这几乎成了条件反射,而她也把做爱改称为背诗。每当王元蠢蠢欲动,她就不满的说又要我背诗。王元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缱绻悱恻地说:“亲爱的,就背一首嘛,乖乖,就背一首。”林倩于是就无可奈何的背上一首垂钓绿湾春,春深杏花乱……云雨过后王元满足的睡去,林倩越发感觉迷茫。终于有一次林倩忍不住了,她破口大骂:“王元,你个变态狂,你找别人背诗去,我是不背了,再让我背咱们就分手!”
王元使尽各种手段让林倩一次又一次的背诗,林倩在心底一次又一次的增加了分手的决心。王元是个平凡人,他做不到像圣人那样无欲无求,他在网上查询过,自己这种行为的确是有点变态,但同时他也觉得正常,因为网上显示很多人在性爱过程中有各式各样的变态:有人喜欢骂脏话;有人会唱歌;有人玩虐待……而背诗这种行为看来变态的程度还是比较浅的。于是王元理直气状的认为,上床过程中背诗无何不可,而且还能增强个人的文学修养,何乐而不为呢?如果他是一个女人,他就乐于给男人背诗,反正背诗又不是什么难事。关键林倩不这样认为,她认为王元太变态了,长此以往自己肯定会疯掉,她觉得一边做爱一边背诗,不仅玷污了性的美好,同时也亵渎了古人,想想吧如果李白杜甫若是在天有灵,看到后人用他们的诗来给性爱当伴奏,会不会气愤难当再死一次?
在忍受了一年之后,林倩正式向王元提出了分手。虽然王元万般不舍,但林倩去意已绝,十头驴也拉不回,她再也不想过这种神经般的生活。王元苦苦哀求不成只好放手,他内心涌上一丝丝的愧疚,的确是自己不好,也许爱一个人就应该让他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他们简单的吃了一道晚餐,算是分手宴,晚餐后两人在餐厅门口告别,王元真挚的祝福林倩,希望她能找到一个好男人,眼角闪烁着泪花说了句对不起。林倩沉默不语,两人随即分离,一人转身向左,一个转身向右,消失在车水马流的夜色之中。

郭小三新欢

编辑
分手后的林倩,经历半年的痛苦期才走出失恋的阴霾重新走进生活,她的姿色不错,公司里追求她的男人不少,却没一个让她动心的,直到李浪的出现。李浪是她们公司的一个客户,长相不是太帅,但很有男人味,一米七八的个头,总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斯文模样。有一次公司老总让林倩去给李浪送一份合同,出了公司林倩先打了个电话给李浪,问他方便吗?李浪说他没在公司,让林倩在他公司楼下的咖啡馆等候一会。
林倩在咖啡馆等了二十分钟左右,李浪到了,他庄重的向她道歉:“真的对不起,让你一个女孩子等我这么久。”
林倩笑着说:“没关系,你是我的客户嘛,为了上帝等几分钟又何妨?”
林倩的开朗幽默让李浪动心了,随后李浪发起了进攻,频频约林倩出来吃饭,看电影,逛街……时不时的送点代表心意的小礼物。不可否认,在深圳这样物欲横流的大都市,一个单身女人是寂寞的,也是容易被感动的,尤其是失恋不久的女人,更需要一个新的男人来填充那份孤独。在李浪展开攻势的一个月后,林倩接受了李浪,正式承认了他是她的男朋友。
那天晚上林倩和李浪吃完晚餐,李浪提议去酒吧坐坐,她没有拒绝,成年男女之间的邀约多多少少都隐含了某种东西,只要不是智商太低的女人都会明白其中含意。林倩并不是一个思想封建的女人,况且她接受了李浪做男友,把自己的身体给他又有何不可呢?两个人怀着醉翁之意在酒吧消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借着酒精的作用,两人越来越情投意合一拍即合的时候,李浪提意回家,于是两人迫不及待的从震耳欲聋的疯狂之中逃脱出来。上了出租车李浪道貌岸然的问了一句:“林倩,去哪?”
林倩当然知道这种问候只是表达一种男人的礼貌,就像有人虚情假意的招呼你去他家吃饭,你不可能当真就去他家吃饭。林倩知道其实他早就做好了准备,所以她假装醉酒无力的靠在李浪肩上说:“随……便……吧。”
李浪带着林倩回家,他的卧室相当整洁,确实是有所准备,他把林倩扶倒在床上,自己先去洗澡,然后又把林倩扶进洗手间,替她拿了自己的睡衣,一切都做的井然有序理所当然,仿佛两人是生活多年的老夫老妻似的。
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都是心照不宣的。林倩不是傻瓜,她不会认为李浪会乖乖的和她睡一晚而什么也不发生,因此李浪亲吻她的时候,她矜持的推了一下就温柔的接受了。
可是让李浪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刚进入林倩的身体,林倩却张口背起了古诗:“一笑相倾国便亡,何劳荆棘始堪伤。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
李浪强烈的激情嘎然而止,瞬间疲软,像一只被针扎了的气球。林倩自己也吓了一跳,随后马上明白自己条件反射了。她和王元相处了两年之久,性生活至少也有百次左右,在王元的潜移默化之下,她已悄然不觉的养成了背诗的习惯,而此刻虽然换了一个男人,但她这种习惯依然保留,因此毫无顾及的就张口背诗。
林倩羞愧的向李浪道歉,说自己喝多了,刚才走神,同时为了表示歉意,她主动向李浪示好。林倩一边抚摸李浪的身体,一边亲吻他的嘴唇,李浪的欲望渐渐上来,心中的不快烟消云散。这一次林倩强迫自己,千万不要背诗,她清醒的睁着双眼望着房间里迷漫的黑色,慢慢的那种快感却使她迷离的闭上了双眼,配合着李浪的身体一起一伏。
李浪的动作加快,林倩的呼吸加重,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林倩竟然又情不自禁的出口成诗:“啊啊……少小离家……啊丝丝啊……老大……啊……还,乡音……啊啊无改……鬓毛……啊衰……”
李浪停住动作,他简直要崩溃了,刚才火热的欲望又瞬间退却,他觉得这样下去非被折腾成性无能不可。他无力的躺在床上,怎么也想不明白,林倩这么漂亮的女人,为什么会在这事儿上面如此变态?李浪是一个传统的男人,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他更不想像别的男人那样玩什么变态刺激,他认为那是堕落,是要被人耻笑和唾骂的。他睁着眼睛望着茫然的黑色思绪良久,开口问:“林倩,你睡了吗?”
林倩根本无法入睡,她也在深刻反思自己的过失,她应了一声:“没呢。”
李浪喟然长叹,说:“林倩,对不起,我觉得……”
他的话还没说完,林倩就说:“没什么,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是我不对,这事不怪你。”
李浪感激的在被窝里握紧了林倩的手,说:“不论怎样,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林倩没有说话,她想还有可能做朋友吗?

郭小三旧爱

编辑
林倩又一次失恋了,这次却没有和王元分手那么伤心,也许时间太短暂,就像天上的流星勿勿而过一般并不会留下什么天长地久。失恋的林倩却回忆起王元的好,其实王元从各方面来讲都不失为一个好男人,长相不错,能力不错,有责任心,又不花心……在回忆了王元的种种好处之后,林倩突然生出了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感慨,莫非和王元分手是一种错误?这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注定的,譬如有人天生就是伟人,有人一出生就苦难相随,有人能中五百万的彩票,有人出门遇见车祸……这些都是个人意志无法选择的东西,那么王元是不是注定就是她生命中无法逃脱注定的白马王子呢?
在经过一个星期的认真思考之后,林倩义无反顾的决定要和王元合好,可此时王元却吞吞吐吐,他说在电话里一言两语解释不清,见个面谈如何?林倩当然同意当面谈谈。两人在一间茶楼见面,王元向林倩诉说了自己不想复合的情况:分手后的王元遇到了一位名叫肖然的女人,肖然对王元一见钟情,常言道女追男隔尘纱,没过几日王元便被肖然虏获,在和肖然上床之间,王元认真的向肖然说出了自己的“变态”,并且坦言如果肖然不能接受,他决不强迫。不料肖然欣然接受,她说从小她就爱背诗,对古代诗词有着深深的崇敬情怀,特别是能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边做爱一边背诗,此情此景,妇复何求?如此一来,王元还有什么话可说呢?这好比瞌睡遇到了枕头干旱遇见了雨露流浪汉找到了归宿,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虽然才相处不到半年,肖然却已爱的死去活来。
听完王元的讲诉,林倩不以为然,说:“你这只不过是让暂时的身理享受冲昏了头脑。”
王元辩解:“你干吗把我想的这么阴暗?你以为我是找着了一个愿意背诗的女人才爱上她的吗?”
林倩是个女人,她有不讲理不按套路出牌的权力,她说:“我不管你们怎么相爱的,但是我和你相爱在先吧。”
王元哭笑不得,他说:“可我们分手了啊,分手还是你提出的呢。”
林倩:“我现在要求复合,不行吗?”
王元啼笑皆非说:“别无理取闹了,你说把一个人杀了,还能把他复活吗?”
林倩说:“别转移话题,你死了吗?你就这么没良心?我们三年的感情,比不过你们半年?”
王元说:“这不是时间问题,再说良心吧,你让我和肖然分手,那我对得起人家吗?”
林倩不语,片刻开口:“我不管,你让我背诗,我都习惯了,我新找的男友为此都甩了我,你要对我一生负责。”
王元无言以对,他知道面对女人,说什么都无济于是,他只能用沉默对抗林倩的无理取闹。但是林倩不依不挠,她使出了杀手锏,梨花带雨说:“王元,求求你了,我真的很爱你,为了你我愿意做一切,我会背很多很多诗……”
王元不知如何回答,他说:“林倩,你冷静点,肖然她从小就背诗,你知道吗她连《琵琶行》这么长的诗都背的出来,有一次她才背到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就忍不住……”王元这样说的意思其实是一种婉转的拒绝,是想让林倩知难而退,可他不知道林倩一旦决定了的事情是无力挽回的,是不见棺材不流泪的。
林倩直直的看着王元说:“行,我知道了。”
林倩的眼神让王元内心忐忑不安,却也没有多想。谁知道三天后,林倩竟然约了肖然见面。
对于林倩,肖然是有点陌生的,她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王元也从来没有提起,当她在林倩对面坐下,林倩开门见山说她是王元前女友时,她才猜想林倩的意图。前女友和新女友见面,无非是想让她退出了。果不其然,林倩点好咖啡说:“我想让你退出。”
肖然那么爱王元,当然不会轻易退出,她说:“我为什么要退出?”
林倩说:“我和王元相处三年,他肯定爱我比你多。”
肖然呵呵一笑,说:“爱情是能以时间衡量的吗?有时候一天的感情比十年还要深刻,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林倩咄咄逼人,说:“你别天真了,你觉得王元是真的爱你?你只不过是背两首古诗而已,不要忘了,他这个行为还是我发现的。”
肖然毫不退缩:“你发现的又怎么样?你在路上发现一个钱包,那就是你的吗?再者我会的诗也比你多,理所应当是你退出,希望以后你不要来打扰我们的生活。”
林倩气的直想骂人,努力克制住自己说:“你别得意了,你会的诗多?要不要我们比比?”
肖然当然不怕林倩的挑战,说:“比就比,谁怕谁呀!”
林倩开始背道:“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肖然立马接上一首:“……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林倩又道:“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处何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肖然说:“就这水平也敢说自己会背诗?看我的吧。”说着背起了白居易的《长恨歌》“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这么长的诗肖然背诵的如此流畅,让林倩惊叹不已同时也自叹不如,但她岂能善甘罢休?她找了个理由先走,并说:“一周后咱们再比,谁输了就自动退出。”
肖然说:“比就比,反正输的是你。”
林倩转身离去,拐过街角进了一家书店,书海浩瀚茫然四顾,她叫住一个服务员轻声问:“小姐,你这里有《唐宋诗词鉴欣辞典》吗?”
(全文完)
词条标签:
小说 其他 作家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