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议网

富贵在天

编辑:提议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2 09:30:08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爱你一生不后悔一般指富贵在天
《富贵在天》是赖水清执导的一部电视剧,由叶童倪齐民等主演。该剧讲述了一个1914年发生在一个富商家庭里的情感故事。[1] 
类型
爱情/历史/战争/剧情
导演
赖水清
在线播放
CNTV,芒果TV,PPTV,优酷
中文名
富贵在天

基本信息

中文名
富贵在天
其它译名
爱你一生不后悔(原名)
出品时间
2007
出品公司
北京中影鑫瀚影视文化传播公司
制片地区
中国大陆
拍摄地点
台湾
导    演
赖水清
编    剧
邓月娇
主    演
叶童倪齐民白珊果静林迟帅
集    数
38集
类    型
爱情/历史/战争/剧情
上映时间
2008年06月19日
在线播放平台
CNTV,芒果TV,PPTV,优酷
类    别
都市 爱情 家庭
编    剧
晓月

富贵在天剧情简介

编辑
年代巨作《富贵在天》又名《爱你一生不后悔》(央视1套午后剧场
富贵在天 剧照
富贵在天 剧照 (14张)
4月正在热播)讲述了一个1914年发生在一个富商家庭里的情感故事。富商千金卓曼君与下人朱德纲好不容易获得了家族许可得以成婚,却因朱德纲船难失踪而分离。为了寻找女婿,卓父亲自下江南,不料死在恶仆富贵的手中。卓曼君失去了一切。富贵欲乘机取代朱德纲并侵占卓家的财产,卓曼君识破了富贵,在义仆高大海的相助下,带着孩子渡过了难关。后因别无选择,她嫁给了高大海。七年之后,一个偶然的机缘,卓曼君与朱德纲突然相遇。朱德纲仍然坚守着当初的承诺,卓曼君却
不得不面对前夫有情、后夫有义的两难处境……

富贵在天分集剧情

编辑
    第1集
      卓曼君是青岛富商卓老爷的独生女,气质高贵娴雅、秀丽端庄,却惊传曼君已然未婚怀孕,佟管家的养子朱德纲跪在老爷面前,承认孩子是他的,请求卓老爷原谅和成全!佟富贵,佟管家的另一养子,也早就暗恋曼君,佟管家拿起竹棍子一棒棒打下…。卓老爷无奈中接纳了朱德纲,让两人举行简单仪式,并向众人宣告,现在局势不稳,卓家生意准备南迁,并责令朱德纲带着佟富贵先行南下打点…出发前夕,德纲送给曼君一只刻有「今生无悔」的怀表,曼君亦随手拿下窗前的风铃放入德纲的行囊,卓老爷将山东产业变卖,将装有现银及数张江南待收款的账单全部放在一个皮箱内,交代朱德纲这是卓家大部分的家产,务必好生保管。

    第2集
      德纲与佟富贵才上船,船就中弹起火…。朱德纲的身边已不见皮箱,也不见佟富贵…。 消息传回卓家,曼君痛哭失声,卓老爷知曼君即将临盆,自己带着佟管家急急前往老家商行旧址,见到了佟富贵。卓老爷见佟富贵言辞闪烁,觉得可疑,双方爆发激烈的冲突…曼君产下一子,高大海前往旧商行,正好见到老爷与佟管家双双倒下。佟富贵拿着枪逼迫大海泼油点火。并要挟大海不得泄露一个字,佟富贵逃之夭夭。曼君听到噩耗赶到旧商行,商行已成一片灰烬…。曼君悲伤过度而昏倒路旁。一病一个半月,儿子也已不知去向,原来是大海抱走了孩子。大海的妹妹高碧珠为人热情有义气,决定拂逆母亲义助哥哥,从此,碧珠靠着替人帮佣,大海靠着拉黄包车,承砚就此被留了下来。

    第3集
      为了找大海、找孩子、找德纲,曼君在车站外帮人读信写信…,曼君经春颜介绍于夜间到舞厅厨房当清洁工洗碗盘…。某日,驻唱歌女缺席,经理请曼君上台代班,曼君上台一唱,居然全场惊艶。朱德纲因伤重昏迷住院,伤好后四处寻找曼君和大海。但和曼君几次擦肩而过……码头混混赖子缠着曼君,曼君打了赖子一耳光,赖子将酒瓶往地上用力一砸,舞大班何春颜出面,才解了曼君的围。春颜的友谊让曼君铭感五内。德纲住在旅社,碧珠是该旅社的钟点清洁妇,偶而她背着孩子打扫,德纲看到小婴儿,眼中泛着泪光,说如果他的孩子出世,应该也这么大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婴儿正是他的骨肉,错失了父子可以相认的机会。

    第4集
      曼君还清了她所欠的医药费,她感谢春颜的义行,说她无意长久以歌艺谋生,将离开此地寻找丈夫和孩子,话来不及说完,曼君已被通知上台…。当日,舞厅被人包下,曼君一上台就凉了半截,台下正是赖子带着一票人准备来闹场…,才唱完一首曲子,曼君已满身满脸的蛋花与蛋碴子…。曼君见到了大海,来到大海兄妹租住的小楼,从此,三人共同照顾孩子,曼君转到小酒馆卖唱为生…。德纲相信曼君就在他身边不远处,也让他的思念更浓更深,更加难以自拔…。为了曼君的安全,大海坚持为曼君拉车。果然,赖子带着人堵住曼君,要泼她硝镪水毁她的容,大海奋不顾身以一敌众,硝镪水泼向大海,大海当场倒下…。大海捡回一条命,他请求曼君与他回到乡下。从此,大海在外摆摊、打零工,节衣缩食,省吃俭用,自己舍不得花费分亳,把所赚的钱全用在孩子身上。

    第5集
      老实的大海觉得除了与曼君结婚,否则难有正当名义一辈子守护曼君…。他诚惶诚恐的来到曼君面前提婚事,说他愿意用他的生命照顾他们母子。高母没想到大海向曼君求婚,竟被曼君拒绝,自尊心相当受损,她认为儿子做牛做马为她付出,曼君凭什么还摆臭架子?!…尤其得知曼君在舞厅讨过生活后,哪管她当时多洁身自爱,她一个劲儿的反对到底。下着大雨,曼君抱着孩子、提着皮箱走出高家,高母没留她,只送她一把伞,算是给足了情份…曼君抱着孩子走出高家,沿着商家她始终找不到工作…。缩在涵洞中,曼君痛哭,她已走投无路,大海急急找来,救回曼君母子。大海诚惶诚恐再一次求她,求她给他机会照顾他们母子,说他会用他的生命守护他们母子一辈子。

    第6集
      大海与曼君在高母面前双双跪下,求高母同意,高母虽不悦,但在与曼君约法三章下,还是让两人结了婚…。曼君对家事全然不懂,日子就在婆婆嫌弃责骂,大海一旁看得心疼下过下去…。曼君很快的怀孕了。生了第二胎的曼君除了家事,偶而也帮邻居读信写信,也教孩子读书认字。春颜旗下一名舞女为了嫁人,将自己亲生的女婴丢弃,春颜不得已接手领养,她给孩子取名何晓茜。春颜的义行看在德刚眼里颇为感佩。时间一幌七年,高承砚九岁,高承辉也七岁要入学了,奶奶为承辉买了新鞋、新衣,就是没买承砚的。承砚小小年纪不解为何奶奶总是偏心弟弟。七年后的春颜已经退隐归山,不再在欢场打混,她经营一家澡堂,也拿钱给德纲做生意,见德纲对前妻的深情使她深受感动。

    第7集
      春颜带着晓茜回乡祭祖,也带着德纲,来到乡下,他们遇到叫卖「香包」的承砚承辉兄弟。承砚上前兜售香包,德纲见孩子小小年纪出来叫卖辛苦,他心疼不舍,多给了钱,承砚发现后,想要退回德纲钱,德纲已经不知去向…。德纲又错过了与曼君相逢的机会,碧珠却幸运的遇到德纲。春颜要与德纲结婚当日,早早穿好嫁衣等着,却见德纲仍在缅怀曼君,春颜一气之下,一面脱嫁衣一面掉眼泪。十几年过去,德纲已拥有数十名职员的「德茂洋行」。然而到手的生意总会被一家「富达林洋行」杀低价抢去。「富达林」的董事长佟安平就是改名的佟富贵,他要打击朱德纲,逼他退出商场,永世不得翻身,这几年来两家洋行在商场上早已杀红了眼,势如水火。

    第8集
      曼君一家也搬到了城里。承辉受到奶奶刻意的偏袒,已经一路顺利读到大学毕业,而承砚为了赚钱给承辉读书,直到现在仍然只能利用工作之余在大学旁听。旁听除了没有学籍并不会影响他的学习。某日,学校的公布栏上挂着一只戒指,和一封书信,这是一位女同学拒绝某位男同学的求爱,公然羞辱男同学的举动。承砚看不过去,为该名男同学抱不平,他狠狠的训了该名叫佟锦娟的女同学。没想到几天后,承砚经过一名委托律师的面试,录取受聘为佟锦绢的英文家教。两人再次见了面,佟锦绢对承砚心悦诚服,而佟锦娟正是佟富贵的掌上明珠。承砚的另一身份,是「德茂」洋行仓储的推扳车搬运工,某日,为了救佟锦绢而受伤,两人开始交往。佟富贵向德茂洋行领班兴师问罪,惊动了德茂洋行的老板朱德纲。

    第9集
      德纲乍见佟富贵,久别重逢热络而激动,问他是否知道当年卓老爷和养父的受害遭遇?佟富贵冷淡的虚应着。让碰了一鼻子灰的德纲心中泛起了疑惑。两个人和两家洋行之间的对抗也自此更加火上浇油…。佟富贵急带走锦绢,当场辞退他的家教职务,并要求朱德纲应开除承砚。锦绢看到承砚身上的怀表,只见表盖内刻着「今生无悔」四字,承砚只说怀表是母亲所送,但不清楚这四字的缘由。承辉与晓茜交往,表示他真心爱晓茜,只要他找到工作,就立即请父母上门提亲。没多久,承辉果然进入「富达林」洋行上班,他常利用春颜不在的时候来找晓茜。经过十几年,曼君不仅家事井井有条,更成了刺绣的高手,高档的活计接不完,也因此增加了家庭收入。她做得辛苦,婆婆对她说话却没改尖酸刻薄的习气,所有的委屈曼君全忍下。夜里,大海对她心疼道歉。

    第10集
      有了春颜金钱的支助,德茂洋行上回遭富达林恶性竞争几乎失掉的一笔瓷器出口交易,终于取得高价顺利出货,着实赚了一笔。德纲高兴的回到家,春颜早就准备好一桌酒菜为他庆功,两人喝得开怀。德纲感谢这一路走来有春颜相伴,和她屡次倾囊相助…。春颜不让他说下去,却放起了昔日舞曲唱片,德纲识趣的邀她共舞,将她轻轻拥入怀中…。春颜这才轻声说自己无怨无悔…。德纲说他在人生最落魄的时候得遇春颜,才让他的人生走出谷底,这是缘也是幸,他一直感激在心…。当夜,在美酒、音乐、浪漫的气氛下,两人都沉醉了,春颜没回自己的房间,就这样和德纲一起共度良宵,很自然的跨越了友谊的界线…

    第11集
      多年来德纲养成收集古董怀表的习惯,收集怀表,当然也是想从表找人。一天,来到修表店,他一眼就看到那只刻有「今生无悔」的怀表,德纲热切的告诉老板,他要找的就是这只表!并急问老板,表是谁送来的?没多久,德纲见到锦绢来拿怀表,他迫不及待的问锦绢,你怎么会有这只表?德纲的神情让锦绢警戒,锦绢防卫地匆匆抛下一句:「你管那么多干嘛?这是我妈给的」说完急慌张跑走,德纲愣在当场,误以为锦绢是曼君和他的女儿。德纲迫不及待的与锦绢赶到码头自己的仓储去,要见见怀表的主人。德纲请承砚和锦绢吃饭,他知道承砚是在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拥有这只怀表,而且知道承砚的母亲给他表的时候,交待他这只表意义重大,将来要一代一代传下去,他知道这是她的曼君。

    第12集
      为了怕惊吓到承砚,他不敢表明自己的身份。春颜自从在德纲房里过了一夜后,就认定了自己是德纲的女人,他们结婚是必然的事。因此,她重新为德纲布置房间,挂上新的风铃,买进多套西装…。德纲回家,发现春颜为他所做的一切,他心里怅然,却无言…。那一夜,是他自己把两人的关系往前推了一步。但当他发现曼君送的风铃也被丢弃时,还是忍不住的发了一顿脾气,并冲到垃圾堆把风铃捡回来…。那个周末,德纲借口顺路,送承砚回家,承砚进屋后,德纲徘徊高家门外,看到曼君一身朴素走出来,登时眼睛一亮,这是他久违的、思念多年的曼君!德纲回到家,春颜欢天喜地告诉他,她打算和晓茜,母女二人同时举行婚礼,问德纲意见如何…?

    第13集
      德纲这才带着歉意告诉她,他找到曼君了。之后,德纲找借口把承砚调到办公室工作,父子重逢的喜悦让他有一肚子的计划要栽培承砚、补偿承砚。他以要为即将回国的儿子置行头为由带承砚逛街,给他买好东西,也暗地里给曼君买了一条翡翠项链。承砚把德纲送的衣物带回家,奶奶看到好衣服毫不客气的拿给承辉,指承辉才配穿那样的衣服。大海和曼君则对承砚的老板送珍珠项链感到疑惑。碧珠含羞带喜的表示,那项链必是送给她的,因为他知道他叫「碧珠」,项链也就落到碧珠手里。承砚和锦绢感情发展,佟富贵发现后,大骂承砚不自量力。承辉在办公室并未受到重视,相反的还遭到先进员工的奚落。承辉发誓要让那些看不起他的人后悔。承辉心中泛起不平,自己才智不输人,学历拿得出手,没有理由要过次等人的生活。

    第14集
      为了感谢老板对承砚的提拔及体恤,曼君自制小点心,要承砚带去回送大老板,承砚出门忘了拿,曼君追到车站去,远远的,她看到承砚和人打招呼,那人正是德纲,德纲佯称自己路过这里,恰巧碰上,要承砚搭便车。曼君看清楚了他的脸,一颗心霎时蹦到胸口,是德纲!曼君震惊不已,她转身逃开。 曼君知道了德纲竟是承砚公司的老板!而且为了寻找前妻迟迟没有再婚,羞愧、痛苦而自责。第二天曼君没到刺绣坊去,全家分头出外寻找,承砚不幸遭到疾驰而来的车子撞击,当场昏厥。看到昏迷的承砚,曼君更是自责,所幸承砚第二天就苏醒,曼君握紧他的手,说她不会再离开了。曼君回到旧商行,当她踏入庭院却呆住了,她感受到背后传来的是那混合着惊讶、思念、悲喜交织…的目光,曼君久久不敢回头,两人在未预期的情况下终于见了面!

    第15集
      双方哭红了眼,德纲诉说着多年来自己仍然单身,说他如何寻找曼君,如何年年来这里栽种「夜来香」就是为了告诉她,他还活着…造化弄人!曼君看到墙上贴满了德纲对她的思念与留言。说不尽的相思,流不尽的泪。德纲才问当年他特地拜托大海要好好照顾她,大海人呢?为什么没有尽到照顾她、照顾老爷的责任?曼君又是一阵难过,希望德纲别怪大海,说一切都是命,她要德纲忘了过去,说她已另组家庭,德纲说他二十几年来为的就是她,他怎能忘?!说他要见她的丈夫,求她的丈夫把曼君还他!看德纲这么情深意切,曼君整个心揪在一起,德纲完全没把她和大海连想在一起,她又怎能告诉德纲,她嫁的人就是大海…

    第16集
      锦绢随承砚回家拜访大海和曼君,正巧遇到难得回家的承辉。承辉没想到老板的千金竟然是大哥承砚的女友,他又嫉又恨,他默默的立下誓愿,这场仗,他要赢!为了接近锦绢,讨好锦绢,承辉用尽心思,德纲整个心在儿子承砚身上,为了多与承砚相聚,常借口接送承砚,他从承砚口中知道承砚的“爹”工作不如意,知道高家多年来生活不宽裕,知道他“爹”对他妈很好,但因为从来不曾将曼君与大海连想在一起。终于有一天他见到大海,然而大海一见到他,却急急闪开,大海没想到德纲还活着,他惊慌不已。当年到处找不到德纲,以为他死了,如今自己都与曼君结婚这么多年了,他却出现了。为了家庭圆满,大海忐忑不安刻意避着德纲,也不敢对曼君说。几次上班,大海故意绕道。但终于有一次,反而撞个正着,德纲率真的告诉大海,他已与曼君见过面,知道曼君再嫁人,责怪大海当年怎没好好照顾曼君。

    第17集
      大海回到家里,见到曼君,他自我懊丧生着闷气,他知道曼君要离开她了,而他不希望家庭破碎,却又无由去留住曼君…。他喝着闷酒…,直到八分酒意才说出心里的话,用着反话说祝福他们夫妻团圆,说他没德纲的本事,他本来就不配娶她。曼君带着大海,要去找德纲把三人的关系说清楚。知道曼君原来嫁的人是大海,德纲一拳就上去。他狠揍大海,说他信任大海,托他照顾妻儿,他竟然霸占…话说得又重又悲怆,大海无意还手,也无意为自己辩白。担心养了二十几年的孙子被德纲抢走,奶奶突然对承砚好得不得了,让承砚受宠若惊。大海要求德纲别让承砚知道,别把承砚要回去。说他割舍不下承砚,「他叫我爹叫了二十几年!」德纲哀伤哽咽的说:「叫你爹的人是我儿子啊!」自从知道曼君就是小曼,就是德纲等了二十几年的前妻后,春颜伤透了心,也烦透了心。只有让曼君和大海继续维持夫妻关系,她和德纲才能修成正果。

    第18集
      承砚一提到大老板,大海就生气,他对承砚说酸话,承砚不解,德纲能体谅大海的心情,但他更心疼承砚,他压抑着自己,不与承砚相认。但承砚却还是离职了,德纲伤心得病倒,春颜将他送医,没想到经医生详细检查,发现他得的是胃癌。当他知道自己得的是绝症后,他拒绝开刀,曼君来到德纲跟前,哭得死去活来,不顾婆婆和大海的反对,曼君执意来到德纲家,要陪他走完最后的人生。曼君一走,高母疯了似的骂大海,母子激烈争吵。承砚回来,见奶奶与父亲吵架吓了一跳,奶奶口无遮拦,说一切都是因为你生父出现才会搅乱一池春水!承砚终于得知父母和大老板之间的关系,碧珠鼓励他应和德纲见最后一面,承砚飞奔而至,问德纲是否是他的亲爹?父子二人抱头痛哭。

    第19集
      承砚鼓励德纲应接受开刀治疗,希望他好起来,把过去二十几年父子没来得及拥有的亲情赶紧补上,德纲流下欣慰而激动的眼泪,答应儿子,他要活下来。德纲被推入手术室,他只有百分之二十的成功机率。德纲日渐好转,曼君才放下心中的大石,她将照顾的责任全数交给春颜,并借口离开。承辉获知大哥竟是朱德纲的亲生骨肉,震惊不已。承砚内心突然觉得空虚而没有归属感,他似乎不再是高家的人了。在春颜的安排下,承砚被带回德纲的身边,过着大少爷的生活。住了几天,承砚实在不习惯,他向德纲坦承,自己情愿回到高家。但回到高家,大海奶奶对他也不一样了。承砚说自己在生父养父两边的家都感到彷徨,他向锦绢求婚,他要建立属于自己的家!

    第20集
      锦绢害羞而高兴的点头答应,承砚欣喜若狂,拉着她到金饰店要买金戒指,换掉她手上便宜的铜戒。锦绢不肯换,说那是两人患难中相知相许的承诺,她永远都不会拿下来。令承砚非常感动。佟富贵一口否决锦绢自作主张的婚姻,佟富贵嫌他没家世门不当户不对,锦绢不得已,才说他其实是德茂洋行的儿子。一听到承砚是朱德纲的骨肉,佟富贵心中一惊,他想摆脱朱德纲唯恐不及,岂能再与他结儿女亲家!晓茜发觉自己怀孕了,她积极找承辉,一定要赶快订婚结婚。承辉知道后吓了一跳,晓茜要是有了他的骨肉,他人生的计划就全完了,他哄着晓茜,要她先把孩子拿掉!晓茜不愿意,承辉大发脾气,对承辉的坚持与无情,晓茜流下了失望的眼泪。

    第21集
      佟富贵带了锦绢来到仓库看货,承辉正好在该处工作,他一直苦无机会受佟家父女的重视,因此事先动了手脚,让仓库高架在佟富贵跟前倒下,承辉再眼捷手快推开佟富贵。果然,承辉因此受了伤,佟富贵急叫人将他送进医院,而佟富贵发现高承辉就是大海的儿子更是窃喜在心。从此,他对承辉有一套「养、套、杀」的全盘计划。而当佟富贵知道大海娶了当年的大小姐卓曼君时,更是放心极了。承辉伤愈出院后,佟富贵与他长谈,发现承辉有强烈的企图心,而这恰恰合了他的意,他要拖承辉下水。在一次走私鸦片的交易上,佟富贵让承辉负责。然后又负责一笔货物进口,这是正常交易,然而这一次却被查获夹带违禁品,承辉被抓。他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连查缉的警察都是假的,全是佟富贵设的局,是「套」住他的局。从此承辉被套住,两人合作无间。

    第22集
      由于承辉的嫉妒和野心,使他也一步一步陷入佟富贵的摆弄而不自知。 锦绢自从提议结婚不被佟富贵同意后,约了承砚,两人打算到法院公证,才出房门,就被佟富贵发现,佟富贵将她关在房里,命继室翠姨看守。曼君带着承砚上佟家,佟富贵虚以委蛇,曼君很快就看出佟富贵毫无诚意。楼上的锦绢听到承砚的声音,曼君、承砚母子走后,锦绢闹自杀,并警告父亲不得伤害承砚,否则她一样死给他看!佟富贵又气又担心毫无办法…春颜知道晓茜有孕后,来到高家逼着承辉要他负起责任,事情才被奶奶曼君等人获悉。承辉被押着道歉并与晓茜举行了订婚仪式。佟富贵佩服承辉狠毒的生意头脑。承辉把佟富贵给的工作奖金拿回高家去,大海心里有数,不准曼君收下,还要承辉离职。大海被佟富贵的手下带到一隐密处,把大海打了一顿,再把大海带到佟富贵面前立保证书、盖指纹,并将他软禁。

    第23集
      带着满脸肿胀淤青的大海回家后谎称自己摔跤受伤,曼君好骗,承辉却满腹疑问,他暗中潜入佟富贵的办公室果然就看到大海替他代拟的辞职书,也看到大海所写的「保证书」,惊恐万状。佟富贵把过去的泼油放火害死卓老爷的事告诉承辉,但将大海说成谋夺家产不成的主谋者,而他只是被大海逼着拿汽油放火的人,把当年两人的位置颠倒了说。佟富贵说他现在事业有成,就怕大海泄露当年的事,才逼他写保证书,他这是为了自保也是为了维护大海,说否则你娘知道了还会原谅你爹吗?承辉相信了佟富贵的话,反倒感激他。承辉回家逼问大海,是否当年参与害死了外公,大海并不知道佟富贵把话反过来说,他承认点头,承辉怒瞪大海。被锁在屋内多日的锦绢在下人同情的帮助下,逃出家门,承砚带着她来到德纲的别墅。

    第24集
      在德纲、春颜等人的见证下,两人正准备举行了一场小型的结婚典礼。嘴快的碧珠在承辉面前脱口而出,承辉听到后即刻通知佟富贵,佟富贵连夜飞奔德纲别墅。锦绢不肯走,佟富贵在她耳旁轻轻说了一句,锦绢霎时脸色大变,痛苦的回头看了承砚一眼,匆匆离去。佟富贵他编了一套故事使锦绢相信她和承砚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让锦绢伤心欲绝,锦绢申请出国读书。并且完全拒绝再和承砚见面,让承砚陷入了痛苦的深渊而无法自拔。佟富贵的出口商品交由德纲的货轮承运,该批货轮同时承载德纲收购的蚕丝,为了报复朱德纲,佟富贵与承辉连手要使货轮沉没,好向德茂洋行索赔。承辉来到富达林仓储,发觉佟富贵与一个人在楼上窃窃私语,承辉悄悄上前,他看清了对方竟是当日抓他的侦缉队长,佟富贵与腐败的警方高层挂钩本不足为奇,但令他惊讶的是对方根本不是警察,两人的对话让承辉听得一清二楚,原来当初抓他不过是一场骗局。

    第25集
      承辉又惊又怒。他正想离开,没想到佟富贵听到异声。佟富贵二人要包抄这位窃听者,承辉怕被发现,先推倒一节货架压住那名假队长,再仓惶逃离,仓促间他打翻了灯火,引起火灾,佟富贵从楼上望去,只见「承砚」的背影快速朝外逃去。为了逃命,佟富贵从楼上跃下,摔断腿,大叫「高承砚!」「高承砚你给我回来!」但那个人头也不回的离去。眼看大火迅速曼延,佟富贵就要命丧当场,他又急又怒,认定高承砚是不满他阻挠他与锦绢的婚姻而挟怨报复奶奶回来,知道承辉闯祸后,求承砚顶罪,承砚被带到侦缉队,他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一语不发,警察只得将他以纵火嫌犯身份先行收押。曼君大海德纲都不信承砚是个会对佟富贵报复放火的人。承辉尤其惺惺作态,指责大哥引起火灾害人害己。承辉说得口沫横飞,认定了承砚必会听奶奶的话替他顶罪…

    第26集
      没想到奶奶一巴掌就打过去,厉声问他“你还是不是人?”。奶奶虽然护着承辉,求承砚顶罪,可承辉如此厚颜无耻,泯灭良知,她也看不下去,承辉急向奶奶下跪认错,就怕奶奶说出实情。佟富贵呛伤又断腿,伤得非常严重,醒来后,他指证历历说他见到的人就是高承砚。他对承砚恨之入骨,要控告他蓄意杀人放火。锦绢来到拘留所伤心的问承砚,是否真为了不能结婚而要纵火烧死我爹?锦绢的质问才真是令承砚伤透了心,奶奶心里过意不去,煮了好吃的东西,硬拉着承辉要去探监,承辉不愿去,说他不想面对承砚,奶奶骂他承砚为他顶罪,他怎可不表示感激?奶奶的话让晓茜听到了,她惊讶万分,急急逃开,回到家,她考虑是否该告诉春颜,但为了不想增加母亲对承辉恶劣的印象,晓茜终究没说出口,但却为自己遇人不淑而深感痛心。

    第27集
      曼君赶到医院,跪在佟富贵面前,请求佟富贵网开一面,放过承砚,佟富贵叫人把她拖出去,说要求他叫朱德纲来求,他要朱德纲来跪!德纲二话不说,果然一来就跪在佟富贵面前,说他愿意赔偿,请求佟富贵给承砚一个前途!德纲不得已请他开个合理的价,他愿意支付!…佟富贵狮子大开口,指明要保险公司赔给德纲那艘货轮的价码。这分明是要逼德纲倾家荡产,德纲一心想救曼君和他的骨肉,竟也毫不考虑的先应承下来,让曼君不禁泪如雨下。承辉自从知道佟富贵设局让他入彀后才惊觉,自己原来上了佟富贵的圈套。他相信自己未来的退路必然也早在佟富贵的算计中,决定再回佟富贵身边。佟富贵却认为承辉绝不能再留在他身边了,他得找个借口将他辞退。然而他却在无意间听到了承辉与奶奶的对话,而使得他与承辉的关系有重大改变。

    第28集
      奶奶一方面担心这个案子拖久了会回到承辉身上。一方面虽然她哀求承砚顶罪,但也不愿意承砚被判重刑。因此她私下来找承辉,要承辉在佟富贵面前说说好话。没想到承辉推三阻四,让奶奶伤透了心,对承辉语多指责,祖孙两人的嗓门越提越高。承辉最后反而不高兴的回过头要奶奶回去劝朱德纲赶快付钱了事。承辉对承砚的嫉恨,让佟富贵暂时打消了辞退他的意思。但佟富责并不因此就全然信任承辉,出院后,即使坐在轮椅上,佟富贵也要像往常一样事事盯着,对人防着。自从他发现继室翠芝神情鬼祟,承辉行为有异时,他就怀疑两人背着他搞七捻三,他暗地里派出手下盯着两人,要手下一五一十向他回报。大海为了承砚,他硬着头皮来求佟富贵。说承砚也是他的儿子,请他高抬贵手,别为难朱德纲。德纲果然将他的新货轮抵押了数十万大洋,付给佟富贵,做为民事赔偿。佟富贵满口答应,不再为难承砚。

    第29集
      然而钱入口袋后,佟富贵在法庭上,还是紧咬着承砚蓄意放火杀人。德纲忍不下这口怒气,两人爆发冲突。所幸法院最后以证据不足免去承砚蓄意杀人之刑事罪,但仍以公共危险罪判了承砚一年两个月徒刑。为此德纲曼君和奶奶哭红了眼睛,曼君悲痛欲绝,生了一场病,而奶奶心中难安,向列祖列宗叩头请罪,说她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承辉,她也是不得已的。晓茜听说承砚判刑确定入监服刑,内心充满罪恶感,夜里做着恶梦,春颜带着晓茜前往高家,要求高家择日娶她进门。承辉借故推拖,春颜不容承辉闪躲,承辉离开,春颜追出去,非要得到一个答案不可。看到承辉毫无诚意,晓茜伤透了心,指承辉自私无情,把她听到的承辉惹祸、承砚顶罪的事说了出来,曼君震惊不已,要去拆穿真相,奶奶冲了进来,向曼君、晓茜求情,说一切是她的主意,她将来还得到九泉之下面对高家列祖列宗。

    第30集
      曼君满腹委屈,说承砚也姓高,他也是是高家子孙,奶奶歉意的说他是“高皮朱骨”,虽然姓高骨子里却是朱家人。曼君无言以对,原来他们母子再怎么努力,在奶奶眼里永远都是外人。奶奶说承砚在我心底里是外人,可承辉也是你的儿子,是晓茜肚子里孩子的爹,既然承砚刑期已定,求曼君和晓茜放过承辉、放了她。曼君急去问承砚是否有顶罪之事,承砚点头,曼君骂承砚怎可如此胡涂。回家后,曼君告诉婆婆,她答应不说出去,但从此他们母子再也不欠高家人情了。大海大海仗着几分醉意来找佟富贵借钱,佟富贵见他喝了酒,嘲讽的把钱往地上丢去,大海弯下腰,顿时他看到自己的卑微,他咬咬牙拾起钱。走出大厅遇到承辉,才知道承辉为了就近照顾瘸腿的佟富贵已经搬到佟家了,大海大笑离去。

    第31集
      晓茜留书出走,决定靠自己的力量把孩子生下来。晓茜一走,澡堂缺人,碧珠就固定来此上班,这儿与德纲住处相距不远,常能看到德纲,碧珠高兴得不得了。锦绢力求自己不想承砚,然而却又来到监狱门外,徘徊不去。她想探视承砚,又无法克服自己心里的障碍。直到碧珠与曼君到来,她才快步离开。大海越来越难受,他彻底放弃自己,但是他不能再拖累曼君,只有让曼君回到德纲身边,她才有幸福。主意打定,他来找德纲,借口要做小生意,向德纲开口借了一百大洋。回到家后,大海借故生事,与曼君吵架,打翻碗盘,又动手打曼君,拿出德纲开给他的支票,承认已经把她卖了,要她立刻离开高家。奶奶大骂大海,说她才要疼曼君,他怎可如此?

    第32集
      曼君失望至极,痛心离家。德纲闻讯来看曼君,曼君责备他怎可将她当成物品私相授受买卖?德纲才知道原来大海借钱不过是幌子,他坚持不是买她,请曼君别误会。曼君暂时在春颜的旅社房间落脚,大海追来,逼迫曼君签下离婚协议书,奶奶、碧珠阻挡不及,大骂大海必然后悔。德纲来求曼君,回到他身边。德纲的话刺痛了春颜的心,春颜难掩怨怼,转身就走。曼君急将春颜拉住,说:你留下,该走的是我!曼君果然说走就走,德纲找不到曼君,一急之下,对春颜发了一顿脾气。奶奶向碧珠抱怨,碧珠口不择言,开口直骂母亲,说大哥大嫂会到这步田地,全是你害的。把奶奶的自私跋扈、尖酸刻薄、不可理喻的特性,一股脑儿的批评得淋漓尽致。

    第33集
      锦绢推着坐轮椅的佟富贵做复建,正好被大海遇上,趁着锦绢走开去,大海愤恨的将佟富贵推下坡道泄恨,若非心软而放手,当下就可置佟富贵于死地。佟富贵即使在家里,过去被他呼来喝去,十分怕他、顺着他的翠芝,也对他爱理不理,当他是废物。佟富贵发誓要站起来,他开始积极的自我训练。终于,慢慢的他能靠单脚与拐杖站立,承辉听到佟富贵身体进步神速,而锦绢对他却仍然拒于千里之外,他心焦得很,担心自己在公司的地位不稳,因此想起痞子蔡启发。他安排了一场蔡启发对锦绢假强暴,而由他出面表演英雄救美的戏码。蔡启发有钱可拿,又可接触锦绢,爽快的答应。

    第34集
      坐在轮椅上的佟富贵仍然颐指气使,翠芝就再也没耐性,又一次的大吵,佟富贵抡起拐杖从轮椅上站起来要追打翠芝,然而他的另一只脚仍然不能站立,一击不成,要再追去时,佟富贵脚步不稳,从楼上沿着楼梯滚下,当场佟富贵撞到头部昏迷不醒,承辉背着佟富贵飞奔医院求诊,经过医生诊治,佟富贵血块压迫视神经,双眼失明难治,病房内,翠芝大骂佟富贵「报应」,今日他的一切全是他做恶的「现世报」,佟富贵自暴自弃,锦绢饱受折磨,她哭倒在承辉怀里,说她快撑不住了。为了公私两便,佟富贵要承辉搬进佟家。承辉自从搬进佟家,奶奶就如同没了这个孙子,加上承砚坐牢,曼君离家,奶奶发觉自己错得离谱,病倒床上,大海碧珠将奶奶送进医院,走廊上,大海发现承辉,他叫住承辉,告诉他奶奶病了。

    第35集
      当日,承辉为了陪佟富贵出院,没时间搭理大海,大海怒不可遏。佟富贵出院后,承辉为他脱鞋脱袜、擦脸擦身体好生侍候,佟富贵被承辉的诚恳打动。承辉知道自己终于见到成果,但他在等锦绢点头。锦绢清楚知道自己内在的声音,承辉不是她要的,但是承砚她也不能要啊,一想到承砚与她有血缘关系,她就无法原谅自己,她甚至认为她差点被强暴都是她思想污秽的报应。佟富贵问她选婿难道不是该选个可以照顾他们父女的人?百般无奈下,锦绢心戚戚:「随爹作主吧!」一句话定下她的婚姻大事。大海认为承辉不受教,竟然选择与坏人为伍。而承辉认为大海是杀外公的凶手,打心眼里瞧不起他。奶奶呼天抢地伤透了心,大骂承辉怎么可以入赘!「你是高家子孙」。

    第36集
      晓茜离开家自食其力,来到育幼院前,虚弱而昏倒,被育幼院救下,从此在育幼院帮忙。晓茜在育幼院帮忙照顾院童,巧遇来送蚕丝被的曼君,曼君自从离开春颜家后,就靠着过去剥丝拉茧,为人拉蚕丝、做丝被、送丝被的工作自食其力,她将晓茜接到租屋处,两个无缘的婆媳意外重逢,晓茜说她还爱着承辉,但已对他失望。曼君希望能为承辉赎罪。大海知道曼君并未和德纲结合,且离开德纲下落不明后,大骂德纲是傻子,说他是为了给曼君幸福才故意说「卖妻」气走曼君,没想到这样反而害了曼君,他把当初德纲开的支票还给德纲。曼君送丝绸到布庄,遇到上门选购布料的承辉和锦绢,承辉请曼君主婚,曼君不理他,反问锦绢,你和承砚都交往这么久了,为什么要嫁给承辉?他们俩是亲兄弟啊!你怎么就没一点伦常观念?

    第37集
      蔡启发在途中堵住承辉,说恭喜他快结婚了,不知承辉是否邀请他去喝喜酒?承辉怕被锦绢发现,急忙拿钱打发蔡启发。曼君回到租屋处告诉晓茜,承辉回不了头了,他要结婚了,希望晓茜安心把孩子生下来后交给她,另外找个好人家嫁了,找寻自己的幸福!晓茜不甘心承辉就这么把她甩了,她疯了似的挺着大肚子赶到佟家。来到佟家门外,已晚了一步,只见新娘礼车驶出扬长而去,鞭炮霹雳啪啦在她眼前炸开。晓茜,追到婚宴场地,冲入新娘休息室,把承辉到富达林仓储偷东西,引发火灾,被诬指承砚,又由承砚顶罪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锦绢震惊,直奔监狱,问承砚是否有顶罪之事?承砚点头。当夜,锦绢与承辉在新房内大吵,两人最后达成协议,只要锦绢不泄露他的事,他同意两人分房,并愿意在承砚刑期结束后无条件离婚。

    第38集
      承辉也来探监了,这是他第一次来,面对承砚,他即不敢高声斥责,也不是道歉更不是感谢,而是口气柔软的要求承砚别再与锦绢见面,说事已至此,他已无法回头,他请承砚让锦绢专心当他的妻子。当下,承砚没多做表示,但他心里清楚,三人的关系确实已定了调了。佟富贵心血来潮要锦绢带他到公司走走,当时翠芝正在承辉办公室内谈分账,两人正为双方合作愉快而高兴,突然有人报告董事长来了,翠芝紧张,急忙解释她只是路过这里,而后慌张离去,翠芝的反应让失明的佟富贵起了疑心。自从失业后,大海就回去拉三轮车,一日他路过赌场,再度被蔡启发拉了进去,蔡启发是承辉过去的旧识,成天泡在赌场里。蔡家过去开相馆,他老爹十几年前过世后,家里几部值钱的相机被他一部部的偷出来卖掉。大海为逃避老母的唠叨,赌场就此成了他留连之地。

    第39集
      佟富贵回去越想越不对劲,要锦绢留一份心眼,回公司看一看。锦绢回公司查账,发现承辉未经父亲同意动支了大笔的现款,且正打算以公司不动产抵押,做超额超贷,锦绢与承辉大吵,惊动了佟富贵,虽然锦绢极力掩饰,但佟富贵心里有数。承辉对锦绢采取以战逼和的策略,但对公司的掠夺则必需靠董事会正式改选,他从各董事下手,怀柔拢络,只等三个月后能一举选上董事长。佟富贵发觉公司的各部门经理几乎已倒向承辉,他顿时警惕自己已危机重重,他向锦绢提出要求做眼晴手术,就算只有一半成功的机会,他也愿意开刀一试,否则,若不能恢复视觉,他情愿死。德纲回来向曼君和春颜说了在南昌遇见邱老爷,及有人冒老爷之名收款的事,春颜脱口而出,会不会是佟富贵?曼君和德纲两人点头,说两人早有此同感。只是苦无证据。蔡启发又赌输了,被蔡母赶出来了,无处可去,大海一时心软把他带回家,留他住下,他却趁着奶奶在厨房作饭,偷了奶奶的私房钱,大海知道后狠狠的揍了他,并将他赶出去。

    第40集
      奶奶向曼君哭诉,求曼君回家团圆,说她答应承砚要好好对待曼君,没想到她不但没做到,还让曼君在外吃苦,曼君说她虽然和大海没名份了,但她会劝大海振作,也会像过去一样孝顺婆婆。蔡启发利用她母亲出门离家时,还是找到了那最后一台相机,那台相机装在铁盒内,蔡启发撬开铁盒,铁盒内除了相机,还有三张照片及一封蔡父留下的亲笔信,蔡启发睁眼一看,不禁惊住了。一包东西从外飞进来砸破了高家的窗户,大海捡起来一看,那是包着石头及二张照片的一封恐吓诈财书信,大海仔细看照片,才发现照片里的人是他,他正提着汽油,而另一头佟富贵拿枪指着他。另一张照片则是屋子起火,他正慌张离开。他的五官被拍得清晰可见。大海惊出一身冷汗,那是二十几年前佟富贵逼迫他做的事,没想到竟有人暗中拍下照片,他不知照片从何而来,寄的人是谁。德纲问佟富贵是否拿了账单向邱老爷收钱?是否谋夺卓老爷的财产?佟富贵大发脾气一概否认。

    第41集
      承砚刑满出狱。晓茜在医院遇到佟富贵,她恨他们父女抢走承辉,大骂佟富贵瘸腿瞎眼恶有恶报,女婿是谋害他的凶手,他还当成宝,佟富贵震惊,问锦绢知道此事吗?锦绢难过的称是,佟富贵痛心疾首,后悔害了女儿害了自己。佟富贵送入手术房,成功机率只有一半,锦绢焦急等候,承砚前来探砚,看见消瘦憔悴的锦绢,承砚心胸澎湃。承辉见到承砚和锦绢在一起,骂她不知廉耻,摔了锦绢耳光,承砚愤怒,兄弟大打一架。锦绢甩开承辉的手,瞪视着承辉,说承辉知道她与承砚是兄妹,他到底担什么心?一句话问得承辉哑口无言!然而锦绢的话却让随后追来的曼君听到了,她否认承砚是佟富贵的血脉!锦绢震慑住,眼泪夺眶而出,说她怎么也想不到她爹为了逼她离开承砚竟然扯下这个瞒天大谎!蔡启发告诉大海,说照片是他寄的,蔡启发说他是为了钱逼不得已,照片就这两张,卖了就没有了。承砚听到曼君所言,知道了所有来龙去脉,急急来找锦绢,两人此刻再相见百感交集。  第42集  承辉发了疯似的找了来,警告承砚,说锦绢是他的妻子,如果他胆敢诱拐他的妻子,他就告他妨害家庭!锦绢怒瞪承辉,说她要离婚!为了对照邱老爷家的收款签名,德纲透过锦绢想要调阅佟富贵年轻时候的笔迹,佟富贵知道后非常不满,他特别交代承辉别让德纲进入公司一步。佟富贵一口咬定承砚是他的骨肉,承砚愕然。佟富贵主动约见德纲,把他对承砚说的话再对他说一遍,说只要德纲愿意放弃他与承砚的父子关系,他愿意把他的产业过户一半到承砚名下,德纲楞住,曼君听到消息,大骂佟富贵卑鄙恶毒,并矢口否认她和佟富贵有任何瓜葛,甚至不惜以生命顾全名节。大海、奶奶…所有与承砚相关的人无不被这颗震撼弹震得七晕八素。佟富贵除去纱布后,恢复了视觉,计上心头,告诉医生,他什么也没看到。

    第42集
      承辉发了疯似的找了来,警告承砚,说锦绢是他的妻子,如果他胆敢诱拐他的妻子,他就告他妨害家庭!锦绢怒瞪承辉,说她要离婚!为了对照邱老爷家的收款签名,德纲透过锦绢想要调阅佟富贵年轻时候的笔迹,佟富贵知道后非常不满,他特别交代承辉别让德纲进入公司一步。佟富贵一口咬定承砚是他的骨肉,承砚愕然。佟富贵主动约见德纲,把他对承砚说的话再对他说一遍,说只要德纲愿意放弃他与承砚的父子关系,他愿意把他的产业过户一半到承砚名下,德纲楞住,曼君听到消息,大骂佟富贵卑鄙恶毒,并矢口否认她和佟富贵有任何瓜葛,甚至不惜以生命顾全名节。大海、奶奶…所有与承砚相关的人无不被这颗震撼弹震得七晕八素。佟富贵除去纱布后,恢复了视觉,计上心头,告诉医生,他什么也没看到。

    第43集
      大海声泪俱下跪在母亲面前谎称自己赌输了,请母亲出手相救,高母一生节俭,气得痛打儿子,但最后在大海再三保证下还是把五十大洋拿了出来。大海把钱交给蔡启发,蔡启发再交还最后一张照片。德纲当初以新货轮向银行抵押借款,由于时间到期,德纲仍然无法偿还,银行向法院提出拍卖,德纲要求所有有意竞标之商家勿出面标价,使其流标,让德茂货轮再多一年时间营运,德茂自然可以渡过难关,所有公司都同意,就是承辉不肯,承砚跪求承辉都没用,锦绢代为求情,反遭羞辱,德茂货轮最后由承辉得标。佟富贵在一天夜里回到公司,查阅公司所有的计划书,发现承辉正在大举调动公司的资金,准备掏空「富达林」,甚至留下大笔负债。佟富贵编的谎言对曼君造成了无比的伤害,所幸透过医生的暗中协助,取得佟富贵的血型鉴定,才得以厘清真相,并恢复了曼君的名节。

    第44集
      锦绢气得与父亲大吵一架并离家出走。锦绢来到承砚晓茜曼君三人的住处,当时承砚不在家,只有春颜一人在,春颜早看出了她有心回到承砚身边,语中多嘲讽她已是已婚之人,不该再纠缠承砚,并暗示承砚与晓茜两个苦命的人已受到双方长辈的祝福,正打算共结连理,锦绢震惊,转身离去。蔡启发食髓知味,过不了几天,又说他又找到一张照片,这一次蔡启发开口三百大洋,说绝对是最后一次,大海痛苦难当,大海来到「富达林」,承辉正要开董事会,大海支支唔唔,承辉知道他缺钱,交代秘书给大海十块钱银元,十块钱可以过一个月了,他以为自己已做得很好了,想当初他还反对他追随佟富贵呢!承辉并不知道大海正遭受强大的压力,他要是肯多关心一下大海,董事会上就不会一败涂地。

    第45集
      高承辉隐瞒佟富贵公司召开董事会,他自信满满,以为自己必然取得「富达林」集团首席宝座。就在改选之时,佟富贵突然现身,佟富贵并拿起议事录阅读,吓坏了承辉和所有在场的人士,佟富贵细数承辉的罪状,当场拿掉他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的职务并开除。佟富贵还要逼迫他签离婚书,承辉却已经无地自容,又羞又恼的夺门而出,钻进小酒吧喝得烂醉跟人打架被拘留。奶奶承砚和晓茜,急赴警局将他保了出来,宿醉未醒的承辉非但不感激,还藉酒装疯,像只刺猬一样攻击家里每一个人。曼君忍无可忍,上前给他一耳光,让承辉含怒而去!佟富贵眼睛复明、在董事会发飙、换掉承辉一事,被记者知道后刻意将它上了报,蔡启发看到报上佟富贵的照片,认出了他就是拿枪之人,高兴得不得了,认为要发财了。伤心难过离家出走的锦绢也在看到报纸上的消息后,又回到佟家。

    第46集
      佟富贵向女儿道歉,让女儿受委屈了,说他会逼高承辉签字离婚,还女儿自由之身。走过一趟父亲安排的婚姻,历经佟富贵刻薄的毁人名节,佟锦绢对佟富贵的行事作风已点滴在心。承辉无处可去,来找晓茜,看到襁褓中的儿子,承辉突然他有舐犊情深的冲动,他要求和晓茜复合。德纲又从杭州另一名过去往来的交易商证实,当年去收款的年轻人正是这两天上了报的佟富贵。德纲如获至宝,约了曼君与大海要共商此事,说几乎已可断定佟富贵谋夺卓家家财,残害老爷和养父的生命,只是苦无直接证据。大海惊慌不已。德纲曼君来找佟富贵,佟富贵明知死无对证,竟干脆承认是他收的账款,还大言不惭的指称他早已禀告老爷,且获得老爷的信任和授权,他才南下收款,而且为了保密签下假名,并早将款项收回交给老爷了。

    第47集
      曼君当场叱责佟富贵说谎,种种迹象显示佟富贵与卓老爷命案脱离不了关系,由于佟富贵难有合理的交代,因此,当曼君看到锦绢来找承砚时,曼君难掩对佟富贵的不满,也对锦绢颇有微辞。晓茜的孩子生病了,春颜说她没时间陪晓茜带孩子看医生,请承砚帮忙,承砚没考虑太多,一口就答应,走道上,锦绢发现承砚和晓茜相扶持,顿时她如遭电殛,掩面痛哭,绝裾而去。承砚和晓茜带孩子回家,让躲在一旁的承辉嫉恨不已。正好春颜为了留承砚晓茜两人相处,借口要照顾孩子,抱走孩子。承辉见屋内再无其它外人,翻墙而入,指责承砚对他的两个女人都想染指,兄弟起冲突,为了护承砚,晓茜跌落二楼窗外,昏迷不醒。蔡启发把给大海的照片一样洗了一套寄给佟富贵,佟富贵收到后,惊讶万分,就在他还弄不清楚谁寄来的照片时,电话响起,蔡启发打来,佟富贵虚与委蛇约他见面,蔡启发说他不笨,他不会亲自出马,他会找大海去!

    第48集
      大海知道曼君和德纲早晚会发现他当年的事,何不先杀了佟富贵这个恶魔,为老爷复仇再自尽。大海写下遗书,来到洋行,佟富贵以为他和寄照片的人共同勒索他,要他把对方约出来,大海一心除佟富贵,听不进一个字,佟富贵把他引到大楼顶楼,大海因而被推下,坠楼而亡。大海一死,报上登的消息却是大海为了承辉被轰出去不甘心,他为儿子前来讨公道,抗议不成当场自尽。大海的死震惊全家人,曼君哭得死去活来,承砚满腔悲愤,并在大海灵前起誓,要将佟富贵绳之以法。大海的遗书被承辉拿走,人人等着承辉回来解释一切,但承辉却始终没有出现。短短数日,承辉满脸胡渣,眼窝凹陷。他想起父亲生前所说,不愿意他步上他的后尘,可他当时是如何的鄙夷,与看不起父亲,原来他并没有比父亲高明多少,他们父子全被佟富贵所愚弄。高家为大海举行了简单的葬礼,人人伤心欲绝,然而奶奶最在意的高家血脉承辉却没出现,她痛心疾首,从此卧病在床。

    第49集
      事实上承辉并非没来参加大海的葬礼,他远远的躲在树后,痛苦自责。为了往后的计划,他将大海的遗书照片全收起来,选择做一个被唾骂的不孝子。握紧的拳头捶在树上,斑斑血迹是他的见证。承砚彷佛看见他的身影,他急急奔过去,承辉却已早一步离去。大海在「富达林洋行」办公大楼前坠地而亡,佟富贵又晦气又焦头烂额。突然承辉出现在他面前,表示他要回到「富达林」,要与佟继续合作,只要佟富贵不逼他离婚,他就保证不会在锦绢面前透露他过去害死卓老爷的事,维护他这个好父亲的形象,也保证让佟富贵安享晚年。佟富贵考虑再三,最后同意了,但为了试他的忠诚,他要承辉杀了蔡启发,承辉答应。承辉果然堵住蔡启发,蔡启发被带了出去,承辉朝他开了一枪,并将蔡启发沾染血污的上衣,及死时的照片交到佟富贵面前,佟富贵满意的微笑,把照片留着。 承辉重回「富达林」,而曼君告佟富贵害死大海的罪名不成立,佟富贵没事,曼君奶奶对承辉失望至极。邮差送来一信,曼君打开,竟是大海生前留下的遗书,曼君不知道信是承辉寄回来的,但读了大海的遗书,才知道大海背了那么多年的秘密,背了那么多年内心自我鞭笞的罪责,她骂他笨,怨他为什么不早说。

    第50集
      德纲以大海为借镜,趁机教育承砚,承砚谨记在心,尤其他知道自己是个学法的人。回想当初「顶罪」,他不也是懦弱?他并没有站在正义公理的一方,虽然他美其名是为了孝顺奶奶,是为了感激高家二十几年的养育之恩,但如果当时他不答应顶罪,而让承辉面对法津的制裁,或许今日养父大海不会枉送一命。大海的遗书最少帮助众人厘清当年的事件,并可藉此重启调查,德纲要承砚先深入查访当年的纪录。承砚透过学校的老师找到过去警方承办纵火案的文件纪录,开始研究。白天承砚忙于文件阅读,晚上回到家,他就坐在晓茜的身边陪她说说话。德纲自从承砚事件被佟富贵狠敲一笔,损失惨重后,无法向银行借贷,而转向钱庄贷款。当佟富贵知道他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后,就设下一个圈套,要置德纲于死地。曼君得知消息急来找承辉,要承辉对德纲手下留情,承辉不肯,他们母子越吵,佟富贵越高兴。他给德纲一个免于刑责的条件,就是要他签下他和曼君的卖身契,指明德纲和曼君要一辈子成为他的奴仆,为他效命,他就不提告。德纲一气,当场吐血。德纲这一病相当严重。

    第51集
      曼君清楚知道承辉和锦绢的婚姻已经是个错误,如果承砚再和晓茜结婚,就不啻是错上加错。她希望能劝醒承辉,阻止承砚,挽回一连串的错。但承辉有他的盘算,他不想在曼君面前透露一丝一毫,只告诉曼君,就算他不爱锦绢,也不甘心锦绢再投承砚的怀抱,说他和承砚的怨恨一辈子都难解,他不会轻易放过承砚和锦绢。承辉和曼君的对话,锦绢听到了,两人大吵一架,承辉掐住锦绢的颈子,似乎要非礼。锦绢禁不住的大哭失声,这一哭反倒把承辉结吓醒,他松了手并甩了自己几下耳光,曼君劝不了承辉,又阻止不了承砚对自己良心的谴责,在德纲面前,她更不敢提承砚和晓茜要冲喜的事,只拿自己的绣品给德纲欣赏。这是一套六幅大型的刺绣作品「春蚕到死丝方尽」,包含“桑妇采桑、养蚕、抽丝剥茧……”表现桑农辛苦的绣作。当初德纲感动于曼君的构图,加上曼君的绣工,他鼓励曼君,把它绣出来,说他要把她这些绣作送到巴黎参展,没想到曼君还没绣完,德纲却倒下,为了鼓励德纲打败病魔,曼君日夜在德纲病榻前工作。

    第52集
      德纲越来越弱,他向承砚交代遗言,承砚紧握德纲的手,求他别放弃自己,说三年前爹能熬过难关,如今必然也熬得过去,说他最近总会接到有人寄来佟富贵恶行的证据,他相信佟富贵恶贯满盈的日子就要到了。德纲轻启嘴角,说他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踏出德纲的房门,承砚伤心得不能自已,为了救德纲,他向春颜表明,他决定要娶晓茜为父“冲喜”。春颜流下高兴的眼泪,而曼君的泪却只能往肚里流。晓茜终于记起了一切,说她和承辉已经有了孩子,她并不想再嫁承砚,承砚开心的笑了。承辉自从再回佟富贵洋行,就悄悄搜集佟富贵过去为恶的账册与文件,暗中拍照存证,并在租来的“格子间”自己冲洗底片,再把照片及文件邮寄给承砚。然而承辉并不知道,佟富贵也在暗中盯着他。锦绢着手准备出国读书,远离伤心地。出国当日,承辉没有送行,他托人送给锦绢一封信,锦娟拆开一看,里面竟然附了他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承辉当天写了两封信,一封给锦绢,一封给承砚,约了他在某餐厅见面,他要将他所搜集到的佟富贵的证据全交给他,说他再坏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亲生父亲死在佟富贵手里,而没有一点作为。

    第53集
      承辉在租来的“格子间”悄悄冲洗照片,准备将这些照片交给承砚,做为日后控告佟富贵的呈堂证供。然而照片才冲洗出来,佟富贵的手下就破门而入,不仅捣毁冲印设备并将承辉痛打一顿押走,才上车准备到港口码头搭船出国的锦绢,看到了被手下押着,极其狼狈模样的承辉,当下锦绢有幸灾乐祸的快感,她催促司机开车,眼睛余光中她看见了承辉望着她的痛苦和绝望的神色,手上还抓着承辉留给她的信,锦绢坐在疾驶的车上,心中起伏不定。承辉被佟富贵整得奄奄一息。锦绢告诉了曼君,曼君独自赴佟府救承辉,佟富贵见到曼君,新仇旧恨瞬间并发,拿出枪对准曼君和承辉就要扣下扳机,曼君奋不顾身扑了过去,扭打之间,“砰”的一声枪响,而倒在血泊中的竟然是佟富贵。佟富贵授意手下报警,指曼君和承辉母子“上门寻仇,持枪杀人”。

    第54集
      德纲憋着一口气直到曼君出狱,才放心的撒手西归。曼君与承砚哭断了肠。德纲过世更促使承砚坚强,承砚以此先控告佟富贵,果然佟富贵以走私、侵占、诈欺、扰乱金融秩序等数罪被当庭羁押。碧珠去探承辉的监,告诉他德纲的死讯,承辉黯然,想起自己过去所做的一切,说他对不起朱伯伯,他请碧珠务必向承砚转达他的歉意,说他在某银行有一个保管箱,有些文件值得承砚参考。晓茜自从接触圣经后,心情平静,她找到心灵的寄托。曼君呕心沥血的绣作终于完成,看着这些作品,春颜和曼君泪眼盈眶,不仅是因为作品的完美,更因为它是德纲所催生,曼君完成了德纲的遗愿;春颜见曼君如此,她也要为德纲做一件事,她要代替德纲,带着这套作品出国参加比赛。曼君同意了她。两个女人各以她们的方式表达对德纲最深的怀念。承砚终于愿意协助律师为承辉辩护,承砚去探承辉,才知道他所收到的佟富贵的不法证据都是承辉寄的,也知道保管箱内有佟富贵举枪逼迫大海泼油放火的照片。要为承辉辩护他不但心里有抗拒,更因毫无举证的能力,就在承砚万念俱灰之际,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开庭之日,证人进入,全体哗然,佟富贵当场铁青了铁,原来证人就是被认为已死的蔡启发,承辉被当场无罪释放,佟富贵气得吐血。

    第55集
      承砚承辉兄弟连手反控佟富贵杀害卓老爷、佟管家及大海,双方攻防大逆转,承辉找到佟富贵的手下,手下在利害分析下愿当污点证人,证明佟富贵如何逼迫大海写下自白书,又如何在大海来兴师问罪时,从洋行顶楼将大海推下坠楼…,佟富贵被判三个死刑,所有财产归还曼君,佟富贵当庭发疯,锦绢满脸嗔怨与愤怒,冷冷的看了承砚一眼后,离去。佟富贵被送入精神疗养院,锦绢出国。春颜回来,带回了巴黎博览会颁给“春蚕到死丝方尽”绣作作者曼君的大奖,也把记者带到曼君家,奶奶已渐渐康复。三年后,承辉循线来到修道院找人,晓茜不愿见,躲在一角,一名五岁的幼童上前给承辉一株石斛兰。承砚接到锦绢来信,说她一直未婚,趁着假期她回来给父亲上坟,如果肯见,请他绑上黄丝带。可是回来时,锦绢却没看到黄丝带,她非常失望,正要离开,没想到街道两旁高楼此刻纷纷从窗口飘下黄丝带。锦绢感动万分,回头一看,承砚就站在不远处,仍然是往日的深情,两人紧紧拥住…曼君、春颜、碧珠、奶奶,承辉和晓茜带着孩子,所有的人带着微笑和满满的祝福向两人走来。是的,“春蚕到死丝方尽”是曼君、德纲、大海、承砚……等人一生的写照,更是“今生无悔”的体现,而“今生无悔”的生命价值,在越来越浇薄的今日社会,岂不是你我和更多人所该坚持的一份执着?

富贵在天演职员表

编辑

富贵在天演员表

富贵在天职员表

监制 周建华马雷陈梁
导演 赖水清
编剧 邓月娇
选角导演 严飞
动作指导 严飞
展开

富贵在天经典台词

编辑
1.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2.我之所以不堕胎是因为想让孩子有个爹
白珊饰卓曼君
白珊饰卓曼君 (21张)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剧情剧 爱情剧 战争剧 电视剧作品 电视剧 影视作品 娱乐作品